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是在西德莱茵省的一个叫特里尔的小城起源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一个秋日,有一位中国共产党人不远万里专程来到特里尔的一条颇具十八世纪特色的小街上,当他神态庄严地走进卡尔·马克思故居,向这位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领袖行完注目礼之后,便开始了长达两个小时的世纪思索。

这位表情严肃的中国共产党人在回顾了世界无产者艰难而伟大的历史航程之后得出一个结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提出的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的理论之所以有强大的生命力,就是因为它抓住了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符合实事求是的原则。他苦苦思考着一个既非常尖锐又不容回避的问题:为什么我们现在有许多人对人类社会发展的真理——马克思的理论感到陌生了?在市场经济的海洋里,当代的布尔什维克们该怎样把握航向?

当这位名叫汪海的共产党人即将离开那栋三层小楼时,以无比崇敬的心情再次端详门上方的长头发大胡子的马克思肖像,从内心深处发出自己的呼唤,立誓要为先行者们未竟的壮丽事业奋斗终生。 

敢“闯”禁区的“将军”

闻名中外的青岛双星集团总裁汪海在商海中的世纪之航是从他自身的思想解放开始的。1995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名人名录评选机构———美国名人传记协会和美国名人研究所,又联合推选汪海为“95世界风云人物”,这也是中国企业家首次获得这个殊荣。

漫漫改革路。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双星经历了最彻底的脱胎换骨!一个成功的企业必然有其成功的奥秘,双星成功的奥秘是什么?这个奇迹的创造者,被人们誉为“市场将军”的汪海却将这些成绩的取得归结为双星人灵魂深处的一次又一次的思想解放运动。双星的成功首先是政治上的成功。

汪海经常对一些到双星进行思想探秘的来访者说:“要想搞好国有企业,就必须先有胆量冲破思想禁区,高举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之剑,斩断怪结,杀开一条血路!”

或许,是某一个晨雾弥漫的清晨,或许,在某一个海风劲吹星光满天的夜晚,这位激流中的思想者站在胶州湾畔的海滩上,一遍又一遍进行着本世纪末中国工业经济最深邃、最艰难的理论探索:造成某些国有大中型企业不景气的根本原因难道真是所谓所有制问题吗?资本主义国家实行私有制,产权该是清晰了吧,为什么照样有大量企业亏损倒闭?该用一套什么样的思想理论来指导我们今天的国企改革?

曾经参加过抗美援越经历过硝烟弥漫战场洗礼的汪海说:“琳琅满目的市场就是硝烟弥漫的战场,市场上的企业家就是战场上的将军。”这位豪爽坦荡、睿智幽默的中国共产党人,在经历了一番痛苦的思想搏杀之后,终于放开他浑厚的男中音,开始了他那惊世骇俗的思想的歌唱。

不是说反对强调金钱的作用么?汪海却说:“用好钱就是最大的政治工作。”不管你如何评说,“名”和“利”都是客观存在,关键是看你怎样去引导;不是反对突出个性么?汪海却认为,个性是企业家的标志,个性与个人崇拜是两个概念,没有个性就没有发展,没有创造,否定个性就会成为一个模式;不是不提倡喜新厌旧么?汪海却响亮地喊出,搞经济的企业家在市场上就必须要喜新厌旧,市场经济要不断创新,才能取得成功推动历史前进;不是反对骄傲自满么?汪海却说要骄傲但不要狂妄,骄傲才能自信,没有自信就没有民族精神,我骄傲,但不头脑发热……

双星经济发展的高速源于它有敢于创造的勇敢和思想观念的先进!

创名牌是市场经济中最大的政治

汪海率领他的军团闯市场是高擎爱国主义之旗踏上征程的。名牌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你既然承认市场经济,就必然承认名牌的存在和作用。正是基于这种清醒的思考,汪海在国家邀请部分企业家参加的一个研讨会上响亮地提出:二十一世纪的规划首先应该规划中国人要创出多少自己的牌子,现在国人身上穿着外国牌子,街上跑着外国车子。过去外国人用坚船利炮来侵略,我们是在流血;现在用外国牌子占领民族经济领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创出中国人自己的牌子,振兴民族经济!

汪海时常用这样一句朴实的话来教育双星员工:“我们天天讲政治,一个企业这个政治该怎么讲?我认为我们创造一个牌子就是讲政治。马克思曾经说过,战争是政治的集中表现。我们在这场看不见流血实则更残酷、更复杂的全球化的大商战中,创出更多的名牌,就是最大的政治!名牌就是原子弹,创名牌就是造航空母舰,在商战中没有名牌,就是政治上最大的失败!我们天天讲爱国,究竟体现在哪里?一个企业能创出中国人自己的名牌,难道这不是最大的爱国主义吗?”

振兴中华民族,让“实业报国”之旗在双星高高飘扬!

然而,创出一个名牌又谈何容易?哪一个世界名牌不是耗费了几十年的时间?“耐克”用了三十年,“阿迪达斯”则用了七十年,双星要用十年就创一个名牌,需要何等的努力与付出?

这位“市场将军”高举爱国主义之剑,率领他的军团开始向国际市场发起冲锋。

1986年,当中国女排在世界排坛连连夺冠,比赛场上国歌高奏、国旗高升之时,汪海为中华民族有这样的巾帼英雄感到自豪。但当他听说中国女排是穿着日本名牌鞋一次次奔赴战场时,他的心感到阵阵刺痛。

这简直是中国制鞋业的耻辱啊!咱中国人站着不比外国人矮,躺着不比外国人短,他们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

汪海从家里搬到厂里,吃住都在办公室,经过“百日会战”,终于让中国女排穿上了双星鞋。

紧接着,汪海又吹响向世界名牌进军的号角,接下了美国布瑞克的“抛尼”、“凯斯”、“布鲁克斯”的订单。三种国际名牌鞋经过六十多个日日夜夜的奋战,终于第一次在中国全部研制成功,每年返销欧美市场一百万双。当这次向国际名牌的攻坚战敲响胜利的钟声时,指挥者汪海却又一次病倒了。再顽强的人,弦绷得太紧,总有断的一天。工人们心疼地说:“为了创名牌,我们流的是汗,厂长流的可是血啊!”

汪海康复后,站在一条条生产线旁,又开始做“梦”了。他向职工们宣称:“双星已经完全具备了生产各种国际名牌运动鞋的能力,现在该研制我们自己的足以与国际名牌匹敌的运动鞋了。”

“敢于做梦的人是生活的强者,脑子要海阔天空地想,工作要一丝不苟地干,这就是成功者的诀窍!”汪海眼里闪烁着自信的光。

八十年代中期,一种以“双星”命名的高档运动鞋诞生了。它不但具备了“抛尼”的全部优点,还比“抛尼”更结实、更舒适、更美观。在市场的竞争检验中,成为中国的名牌高档运动鞋……

十年磨一剑。有这样一组数字足以让炎黄子孙扬眉吐气:目前,双星仅每年销往美国的鞋就已达到一千七百万双,平均每十五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人穿过双星。在美国加州大学,竟有百分之十二的大学生喜爱双星运动鞋。在名牌竞争激烈的美国市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民族工业产品,能达到如此高的市场占有率是极其罕见的。

新时期的共产党人汪海终于实现了他平生的宿愿:全国鞋业市场调查显示,双星品牌的市场影响力及市场占有率均超过了“耐克”、“阿迪达斯”等国外品牌而雄踞榜首,也首次动摇了两大世界名牌在中国维持十余年的霸主地位……

“市场将军”用他创名牌的实践告诉人们:“名牌无终身。”

市场是检验企业一切工作的标准

汪海常常思索这样一个问题:我们过去不承认私有制,现在承认了;过去不承认市场经济,现在也承认了。观念变了,理论不变行吗?我们必须创造一套新的市场理论指导今天的改革实践。

1998年9月29日,双星集团在青岛总部召开了双星进入市场十五周年研讨会。与会者达成一个共识:“市场将军”汪海创造的双星市场理论,是双星人在激烈复杂的市场商战中立于不败之地的法宝和行动指南!是市场在驱动双星的发展,是市场逼着双星“出城、下乡、上山”,是市场逼着企业变,使双星由“四老”企业变为“四新”企业,由一个单一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变为能生产多种名牌运动鞋的名扬国内外的现代企业……

“你的市场意识?”“市场是企业发展的动力源泉”。

“你的市场理念?”“用户是上帝,市场夺金牌”。

“你的市场态度?”“只有疲软的产品,没有疲软的市场”。

“你的市场经济三原则?”“市场是企业的最高领导,市场是检验企业一切工作的标准,市场是衡量企业的最好天平。”

当众多探秘者向这位布尔什维克思想者发出连珠炮般的提问时,我们不妨调转视线,去追寻一下这个“市场将军”的机制革命。双星进市场,风雨30多载。汪海带领双星人革了保守僵化旧观念的命,换了一个新脑袋;革了计划经济旧框框的命,造了一个新机制;革了等、靠、要守业方式的命,创了一个新模式……

汪海建立的是“全员转向市场,全员参与竞争”的机制,从1993年开始,双星就开始实施下属单位向集团租赁厂房、土地及其他设备并交纳折旧费,占用集团的资金交纳利息。通过这种“国有民营”的改造,每一个企业都成了一个利润中心。集团好比一个太阳系,集团内一百多个企业在自转的同时都围绕着双星这块牌子转。汪海统帅的这支在商战中出生入死的队伍,是一支永远向着太阳的队伍!

汪海建立的是按照市场规律主动运转的机制,又是按照行业规律发展的机制,还是按照市场需求超前的机制。

美国式的规模,日本式的快速应变能力,乡镇企业的经营灵活,股份制、租赁制、国有民营……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双星机制”。

市场变,产品结构不断地变;市场变,经营策略不断地变;市场变,内部机制不断地变。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有双星生产基地,哪里就有双星连锁店。如今双星形成了强大的国内营销体系,而且主动出击,大踏步走向国际市场!

面对已取得的辉煌,双星人却时刻不忘昔日的坎坷与艰辛。那一年双星集团公司召开一个重要会议,汪海因病不能到会,他在给全体职工起草一封公开信时禁不住淌下了潸潸热泪。难道这位“市场将军”,这位有泪不轻弹的硬汉子,在市场商战中也有过令人心碎的经历吗?

汪海闯市场迈出实业报国第一步是在他担任了青岛橡胶九厂党委书记后开始的。那时的橡胶九厂因产品积压而面临破产,工人们领不到工资,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汪海振臂一呼:“没有饭吃找饭吃,不靠神仙皇帝,全靠我们自己!”

敢为人先的汪海带领他的战士背上鞋子,放开胆子闯市场去了……

在双星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每一转折关头,都有双星市场理论之光导引前进方向,都有汪海和双星人敢为人先的拼杀,因而创下了中国企业界的诸多第一:第一个实施横向经济联合;第一个推行“东部发展,西部开发”战略,实现“出城、下乡、上山”的战略转移。“出海越洋是开放,上山下乡也是开放。”汪海率领部属,六进沂蒙,将“双星”落户“红嫂”的故乡,建立了鲁中、瀚海两座年产值近四亿元的规模巨大的鞋城;第一个以企业名义在美国举行新闻发布会;第一个在国际博览会上弘扬“东方鞋文化”;第一个创立了家庭化、军事化、道德化、科学化的高层管理;第一个打破“旧三铁”和“新三铁”;第一个实践用市场经济观点强化政治工作;第一个带领企业抛二产转三产腾笼换鸟,将一个个鞋厂、一条条生产线迁出地处城区黄金地段,代之而起的是娱乐城、商业楼、证券公司、保龄球城;第一个提出了“市场无终止,管理无句号”;第一个提出了市场政治、市场理论的哲学观点;第一个实施名牌战略;第一个创出了中国人自己的世界名牌……

作为市场经济的企业家,汪海敢为天下先,敢于创造性思维,敢于超前创新,敢于承担风险,敢于同任何对手竞争的精神,不正是当今我们正在商战之中的共产党人所呼唤的时代精神吗?

总结双星闯市场的经验,正像布尔什维克思想者汪海说的那样:“只有市场,才是检验企业一切工作的标准!”

干好产品质量是最大的积德行善

伟人马克思、毛泽东、邓小平“实事求是”的理论是指导国有企业改革的强大思想武器。“市场将军”汪海遵循这一原则创造性提出“干好产品质量就是最大的积德行善”的企管新概念。

1841年,人类近代工业史上诞生了第一个职业企业家,管理科学从此登上历史舞台。进入二十世纪,世界上诞生了“现代经营管理之父”亨利·法约尔、“工业心理学之父”雨果·芒斯特伯格、“社会系统方法论之父”马克斯·韦伯。我们不禁要问:世界上最大的民族的“经营管理大师”呢?

“继承传统的,借鉴先进的,创造双星的。”生长在齐鲁大地,孔孟之乡的汪海深知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是最能有效地动员社会资源的一种文化,他无时无刻不在思索圆一个管理之梦。这位布尔什维克的思想者在深深地思考:儒、道、佛是中国古代文化的代表,前人给我们留下了那么多宝贵的文化遗产,就看我们怎么去继承了。传统的东西蕴藏着优秀的思想,他们提倡的道德、觉悟、敬业精神,不就很适用于现代企业管理吗?为此,汪海就在全体员工中灌输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倡导道德管理,以达到企业管理的更高境界。比如,双星的生产基地大多在山区和边远地区,部分职工文化水平低,温饱尚难解决,他们到工厂就为打工赚钱,如何会接受“为人民服务,质量是企业的生命”之类的说教?汪海就提出“干好产品质量就是最大的积德行善”、“企业什么都能改革,唯独质量第一不能改革”,要积德,要行善,就要搞好产品质量。这使总裁的心愿与打工妹的心愿统一起来了,这个质量管理观点将企业和职工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

这是一个敢为天下先的中国共产党人在企业管理文化中的一次努力创新的探索,是对传统经营管理理论的一次突破,是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原则在经济工作中最有力的体现,也是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和现代企业管理的最佳结合。

1995年,汪海应邀飞往新加坡,在世界管理论坛上首次阐发将传统文化应用于现代企业管理的观点,这位布尔什维克思想者将马克思实事求是的哲学观点、积德行善的道德观点和双星理论的市场观点有机结合在一起的演讲赢得了一阵又一阵经久不息的掌声。这大概也是美国名人评选权威机构,一群因意识形态不同冷眼看中国的美国学者,也不得又钦佩地将“世界风云人物”的桂冠戴在汪海这位中国共产党人头上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1999年7月3日,汪海接受美国K2传媒公司库恩博士的独家专访。

库恩:“你在运营双星集团时是不是用了传统文化?”

汪海:“我们选用了中国儒家、道家、佛家的优秀文化运用到企业管理上,这是我们的创造。不要一说到佛,就是迷信,这是不对的,中国的传统文化与封建迷信是两个不同的领域。”

库恩:“你用的道家、儒家、佛家思想与共产主义有没有冲突?”

汪海:“我认为文化的东西,是一个民族的东西,所以我们就要继承这一优秀文化,这和一个历史阶段的信仰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能够将中国最优秀的文化融入信仰之中,这也是中国企业家最大的发明与创造!”

库恩:“你是怎样想起来用传统文化的?”

汪海:“是根据我们的老祖宗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根据小平同志实事求是的理论,根据企业的实际,特别是根据员工的实际,我考虑到,我国的传统文化在历史上促进了人类的进步,对企业来说,完全可以将中国传统文化中优秀的东西运用到企业管理中,让这些文化为市场服务,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一切能为我所用的文化都要拿来使用,这就是‘实事求是’。”

正是因为其有了深邃的思想,优秀的文化,新颖的观点,“双星管理模式”才在市场商战中独树一帜!

世纪宣言

“客观地想、科学地创、认真地做、务实地干、愉快地过、潇洒地活。”这是一个布尔什维克思想者的世纪宣言!

“市场将军”汪海敢于在美国纽约的新闻发布会上当众脱掉鞋子,举在手上向全世界宣称,要脚踏双星,走遍世界!来自社会主义国家在美国公众面前脱鞋的就两个。一个是前苏联赫鲁晓夫在联合国发火,脱下鞋子砸桌子,他要跟美国人对着干,显示他超级大国的威力。第二个脱鞋的就是我们这位商战中的共产党人汪海了。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人,敢于用自己的产品挑战美国市场,这难道不是这位“市场将军”最大的潇洒吗?

在马克思的故乡德国,在杜塞尔多夫国际鞋业博览会上,双星人的“东方鞋文化”表演轰动整个展馆,也震惊了已连续看了三天的欧洲鞋业报社总编。他主动找到汪海说,我们过去将中国人比作兔子,把欧洲人说成是蛇,蛇吓唬兔子,兔子害怕得发抖;今天看到双星鞋文化表演,感到中国人应该是蛇,欧洲人反而成了兔子了。汪海听了开怀大笑说:“先生,你的比喻不恰当,你难道不知道中华民族是巨龙吗?”

扬威世界,为祖国争光!这是一个坚定的改革者,一个华夏之子献给祖国母亲的最神圣、最丰厚的礼物!

新时期共产党人汪海正用自己的行动实现着他的宣言。祝布尔什维克思想者们的世纪之战成功。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
版权所有:青岛双星名人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青岛驰通网络有限公司制作 电话:4008-178-999
青岛双星名人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 鲁ICP备14007075号-3